笔者认为,如果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能真正做到摒弃锦标主义、,而不是变成各级学校、训练机构“为参赛而参赛”,则善莫大焉。这样一来,大多数以足球为爱好而不是职业目标的孩子,能在快乐踢球时不脱离家庭、学校和社会,为中国积累真正有效的足球人口。

端午之夜,烽火再起。今天(6月3日)20点,2022赛季中超联赛鸣哨开球。“共创新未来”,这是本赛季中超的口号;不过,中国足球未来带给人们的,究竟还能有什么新意?

新冠疫情进入第三年,中超联赛也连续第三次以赛会制举行。其实,中国足协等筹办方已经为本赛季恢复正常的主客场赛制做出了最大努力,2月底3月初一度走到了最后关头,向各俱乐部及它们所在区域的地方政府征求同意。

但随着接下来上海等地新一轮疫情来袭,联赛赛制不得不再次向现实妥协。至少第一阶段、从6月3日到7月12日的10轮比赛,已确定分别在海口、梅州、大连三个赛区以赛会制开展。

本来,由于男子国家队早早无缘今年的卡塔尔世界杯,不存在“为世界杯备战让路”的压力,今年中超有可能以相对富余的时间比较完整地进行。但耽误了两个多月后开赛,也就是有2020年7月25日的“史上最晚中超开赛时间”垫背,才让今年联赛不至于再创一个尴尬的纪录。

联赛要在11月下旬的世界杯开战前全部结束,今年又是中超首次扩军到18支球队,整个赛程再次变得十分紧张。这意味着各球队免不了再次面对基本上“三四天一赛”的魔鬼赛程。而且,眼下开战且有两个赛区都位于岭南,酷暑又是另一重考验。

身体和心理的重压之下,球员的竞技状态可想而知,联赛的水平和观赏性已经无法苛求。联赛是国家足球水平的根基,在今年大年初一国足被越南羞辱之后,中国足球的“置之死地而后生”之路,目前看来荆棘丛生。

唯一的“利好”就是此时欧洲五大联赛已全部休战,国内球迷可以有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中超上。另外,今晚海口赛区五源河体育场,卫冕冠军山东泰山对阵升班马浙江的揭幕战,决定对一定数量的现场观众开放,这多少展示了一些联赛组织者的姿态。下一步,何时其他两个赛区也能停止空场比赛?

上赛季战罢之后的这5个月里,中超可谓暗潮汹涌。自2020新冠疫情以来积累的危机充分爆发,不少球队在这段时间做的事情不是调整和补强,而是苦苦保留一丝生存下去的希望。

终究有人撑不下去。5月24日,重庆两江竞技俱乐部宣布球队停止运营并退出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倒在了新赛季的门口。重庆队之前已经多次爆出财务危机、欠薪多时,上赛季历尽艰难终于保级,主教练张外龙在保级战前泪洒发布会令人唏嘘的场景还历历在目,然而“不死鸟”传奇终究没能再续写。

有人说,自江苏队在2020中超夺冠后随即解散,中国足坛任何一支球队随时爆出生存危机都不再会令人惊愕。但人们惋惜和担忧的并不只是某支具体的球队,而是整个中国职业足球正一步步走向崩溃。如今进入赛区开始中超联赛的这十几支俱乐部,又有几家能拍着胸脯保证自己有十足的把握能顺利撑完这个赛季?

男足国家队的重建同样是步履维艰。且不说从球员到教练的高质量人选从哪里来、国家队的管理思路能否更加尊重足球规律这些“老生常谈”的难题依然看不到解决的希望,现在就算拉起来一支新队伍,由于防疫政策的影响,“我们出不去,别人进不来”,国足在短期内很难有实战磨合的机会。

7月的东亚杯本来是一次宝贵的机会,然而男足已经决定放弃成年国家队出战,以U23队伍参赛;要知道这样的安排本是为了让U23男足积累经验备战9月的杭州亚运会,而眼下亚运会延期,比赛机会随之而逝。2022年内,男足国家队就再也没有任何正式大赛可以参加。

更低年龄层次的U19男足国家队则已经决定不再参加2022赛季中乙联赛,那么这支队伍的比赛机会又从哪里补来?

没有高水平正式国际比赛的历练,只靠“陪太子读书式”的邀请国内俱乐部来交手,这对球队水平和士气的打击,无疑是毁灭性的。

就在中超开赛的前两天,教育部、体育总局、中国足协为全国爱好足球的青少年送上了一份“儿童节礼物”,或许给出了一种解答:6月1日,由前者共同制定的《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赛事组织工作方案(2022-2024年)》发布。这标志着面向全体青少年的国内最高规格足球联赛正式落地。

在人们不厌其烦地强调“青训”“青少年足球”对足球发展的根基作用、同时又一次次无奈于现实的不如人意时,这个联赛的到来,究竟能改变什么?

在笔者看来,至少从竞赛设计层面,这可以算是国内青少年足球在体教融合领域的一次突破。

例如,打破壁垒,不设球员、球队参赛限制,体校代表队、学校代表队、职业俱乐部青训梯队、社会青训机构等都可自由参赛,这是赛事定位上的最大特点。而此前,校园足球系列赛事和足协青训系列赛事分别独立进行且存在一定壁垒。

再如,层级完备。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以教育部、国家体育总局作为指导单位,中国足协具体组织实施。联赛将根据参赛年龄段分为小学、初中、高中、大学4个部分,设置男、女共18个组别。全国总决赛是最高阶段赛事,参赛球队通过地方预选赛产生。

按这样的设计,将来中国不同年龄的孩子们也能如《足球小将》里那样,通过层层拼搏,直至参加全国大赛,想想确实令人激动。

《方案》还提到,联赛将设置技术调研小组,在比赛中扩充青少年球员数据库,为各级国家队人选奠定基础。这一点如果落实,将让我们不用再羡慕近邻日韩的青少年足球队员注册数量的丰富,我们的基础也可逐渐牢靠起来。

笔者认为,如果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能真正做到摒弃锦标主义、,而不是变成各级学校、训练机构“为参赛而参赛”,则善莫大焉。这样一来,大多数以足球为爱好而不是职业目标的孩子,能在快乐踢球时不脱离家庭、学校和社会,为中国积累真正有效的足球人口。

当然,青少年联赛肯定无法让中国足球得到短期提升,仅靠联赛的开展也不能解决青少年足球的全部问题。但这毕竟是一份努力、一丝希望。

笔者有一个简单的期待:当这个联赛开展五年、十年之后,家对面学校的足球场在空闲时能主动向大朋友和小朋友们免费开放;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宁可总是关起来,任它荠麦青青。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